两个姑娘

就是这种心情,喜欢,欣赏,轻松,愉快。

陈家沂:

第一次这么早来公司,7点起床,差不多8点到公司。公司里静悄悄地,真好,可以一个人静静地看LOFTER,感受大家记录的生活,感受大家发现的美。或许,这也就是原创的力量吧,无论好坏那毕竟是自己的啊,就算别人的东西多好,你再怎么收集终归不是自己的。

喜欢LOFTER,喜欢这里没有V认证,喜欢这里干净纯粹,就算再牛逼的人你也看不到他有多少关注量,他唯一能够打动你的仅有他的作品,仅有他记录下的生活。

喜欢LOFTER,还因为这里很安静,你不需要纠结你的访问统计是多少多少,记录就纯粹的只是记录,一个你所欣赏的人的回复或喜欢远比你的访问统计涨了多少来得有意义。

嗯,这文写得有点软,但即使再软也要写下来,只因为早上又被两个姑娘感动到了。她们用文字记录着各自的生活和思考,热度和回复都很少,但她们都很认真地静静地写,遇到共鸣的话题还各自一篇文来回回应着。

我家那位也是,她一直有记录的习惯,但基本上读者也只有她自己一个人,但记录俨然已经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总觉得啊,记录首先该是为自己而记,其次才是与他人分享,如果倒过来的话,那就是一种装。

很快,《春嬌與志明》就要上畫...大夥喊著一定要去看。

“记得那年在哪和谁看志明春娇吗?今天你那春娇志明还在麽?在的话就相约323一起到戏院重温那幸福,散场后街角打个邊爐唱个K暧个昧,再到曼春天排半小时等入闸。要是已不在也没关系,成世流流长,总会爱上几个人渣,襯有兩周趕緊找個你的志明春嬌入场邊看邊身體檢查。”——彭導微博

由此可否證明,一個人的影響,並不一定比一部電影長久。

如果沒有《春嬌與志明》,《志明與春嬌》可能都不會被記起。

沒記起《志明與春嬌》,某某可能都不再被記起。

哪位女友說,和現任吵架,甚至鬧分手的時候,便會最容易想起前度...
前度,就是讓你誤以為過去仍然很美好。

我曾經以為我自己也是一個余春嬌。也以為我遇上了張志明。
不然,怎麼一見如故,相見恨晚。
結果,張志明的確是張志明,只不過,余春嬌不是我。

然後,這個故事,就算是結束了。

浮浮沉沉一年,我不再糾結于他。不記起了。
結果彭導問我,那個某某還在嗎?

你真殘忍啊。不過算啦,我真的真的釋懷了。
雖然很老套,但不是你的,勉強也沒有幸福。

我從不勇敢,只容易激動...心熱如火,冷眼似灰...
陳奕迅的迷迷迷...
外向的孤獨患者